I was in charge!

时间:2020-08-15       来源:

I was in charge!

梁特在九月二十一日的横洲记者会上,眼泛泪光地吐出「粒粒皆辛苦」五个字,但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,这个镜头,在在令人情绪不安。现实是,过去四年多,一众公务员也真的很辛苦!

特府沿袭港英制度,行政长官不能独自作出任何官方决定,而必须是「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」的决定。观乎梁特坦承亲自主持横洲和皇后山发展工作小组,并且作出决定,说明了一个事实:梁特压根儿不知道行政长官的权责职务,真的不懂如何「做好这份工」。即便是出于热心,但梁特亲自决定横洲兴建四千公屋,却又有僭权,甚至不符《基本法》规定之嫌。

房屋署网页资料显示,该署辖下的策略处,负责制定房屋策略、督导公营房屋的策略规划工作、有关私营房屋的政策及立法工作,和拟备房委会的机构计划。至于房委会,则负责制定和推行公营房屋计划,包括规划、兴建、管理和维修保养公屋,以达至政府的政策目标。

由此观之,公屋的规划,诸如选址数量,配套设施,应属房署和房委会权责範围。虽然运房局局长须向特首问责,但法理上仍是订定和执行房屋决策的直接负责人。按照一贯程序,职系架构,政府惯例,权责分配,个别公屋项目兴建多少单位这等事儿,理应由房署甚或其辖下策略处决定的。

《基本法》第四十八条列明行政长官行使的十三项职权,包括:领导香港特区政府、负责执行《基本法》和依照《基本法》适用于香港的其他法律、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级法院法官、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公职人员……等等。但没有一项赋权特首主持甚幺小组,决定兴建多少间公屋。

根据大陆法,只有明文列出赋予的权责,才是合法行使和拥有的权责。故此,梁特决定推倒重来,将皇后山由豪宅用地改为兴建公屋,以及横洲建四千公屋单位,严格来说,均没有法理依据,违反程序。而从大陆法的角度看,更有违反《基本法》之嫌。但却宣示了谁是「话事人」,梁特真的「take charge」!

梁特在横洲记者会上如是说:「作为行政长官和特区的最高负责人,做决定是应有的担当。我用英文讲讲这句说话……as the CE, the Chief Executive of the Government, I have to take charge.」虽然出自地方首长之口,但此语却大有「OIC」的味道。

在回答记者提问时,梁特重申:「The exact words I used were that I was in charge. As the Chief Executive of Hong Kong and Chief Executive of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, I should be in charge of matters like this.」事实是,横洲建公屋,真的需要由特首亲自督师,作出决定吗?假如真的有此需要,那幺,横洲事件也真的非比寻常,确实耐人寻味。

遥忆港英时代,总督高高在上,又怎会亲自主持甚幺甚幺小组?而且,总督是不会「take charge」的,他「commands」,真真正正的「领导」港英政府。

《庄子‧应帝王》云:「有人于此,嚮疾强梁,物彻疏明,学道不倦。如是者,可比明王乎?老聃曰:『是于圣人也,胥易技係,劳形怵心者也。且也虎豹之文来田,猿狙之便来藉。如是者,可比明王乎?』」也就是说,即便是铁翼钢爪,疾如闪电,猎鹰毕竟只是猎鹰,永远当不成猎人。

因为,「明王之治,功盖天下而似不自己,化贷万物而民弗恃,有莫举名,使物自喜,立乎不测,而游于无有者也。」正如某电视台的观众所言,如今梁特将过失说成功劳,请不要说什幺「粒粒皆辛苦」!

虽然不知到底是梁特的英语水平问题,还是他的心态问题,但「take charge」一词,层次也真的太低。反观「被出席」记者会的财政司司长曾俊华,英语水平始终胜人一筹,亦完美示範了真正的语言艺术。

当天在记者会上,被问到是否同意梁特的决定时,曾俊华说,「You asked me whether I agree with my boss. 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. No question about that.」第一个「You」和第二个「You」,指的是否同一个人,看官心中有数。曾俊华当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,但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,却已呼之欲出。

话说回来,纵使有人声称「I was in charge」,但又是否「Everything under control」呢?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