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导写作能从剧本写作学到什幺?

时间:2020-07-11       来源:

报导写作能从剧本写作学到什幺?

康文炳,曾任职于报纸、网路、杂誌等类型媒体,着有《编辑七力》。

这几年为了学习报导写作的相关知识,陆续买了一些剧本写作指南回家参考,结果一路读来,总觉收穫有限。毕竟,剧本写作立基虚构,人物尽可典型完美、情节尽可曲折离奇、场景尽可生动多变;然而,报导写作若要借用这些手法,必然立即动摇新闻基于本真的命脉。

束之高阁多年,日前写了〈写人的人:特写片段的董成瑜,写尽一生的房慧真〉后,自己才更进一步理解,不同文类写作的跨界借镜与运用,的确可以极好地创作独特的阅读趣味。

其实,报导写作借用小说写作的手法,所形成的「新新闻主义」风潮,已影响多时。该运动的旗手汤姆‧沃尔夫説,报导借用小说的四种主要写作技法是:场景、对话、人物身分细节、人物视角。

由于董成瑜的剧作家身份(在爱荷华大学主修电影),房慧真的散文作家身份(已出版多本散文集),引起我的好奇:「报导写作能从剧本写作学到什幺?」、「报导写作能从散文写作学到什幺?」在此,就先试着整理一些关于前者的心得。

比起小说与散文,视觉化文字虽不是剧本写作的专利,无疑却是它的专长。剧本写作的用词必须视觉形象化,因为唯有如此,导演才能据此更顺利地转化为画面影像。

这是报导写作能从剧本写作学到最重要的一课。在记者普遍惯于使用大量抽象、概念文字的当下,直观、鲜明、形象化的文字,犹如是行走在阅读荒漠中的一口清凉甘泉。

借助剧本写作文字视觉化的特质,报导写作在人物刻画、场景描写上,必能更加清新、生动。其实,少数报导写作高手擅用「视觉化的譬喻」,也都达到很好的写作效果。

电影的动态画面当然远远多于静态画面,剧本写作的特质也就必须具有强烈的动作感。

先天上,报导写作语调讲究冷静,极易落于沉闷。后天上,报导写作表现方式大多由概述、说明、议论来呈现,偶採描写也大多是静态手法,很难激起文字的张力。报导写作若能局部借用剧本写作的动态描写,将可更生动地展现人物关係、推进叙事发展,也能更好地形成阅读节奏。

顺带一提,剧本写作的动态画面,由「人物动作」与「摄影机运镜」共同构成,而后者其实也有助于报导写作在「写作距离」与「写作视角」上的借用。

在电影上,蒙太奇意指「镜头的剪辑与组合」,以呈现出与个别画面截然不同的视觉效果。这项工作虽然大多在后製作的阶段进行,但在剧本写作也具备了这种跳跃式的特徵。剧本写作将文本划分成一场场独立而俐落的画面,以加速叙事的节奏。

董成瑜的《华丽的告解》就明显具有电影写作的风格,以人物性格切片作为段落串接,呈现一种镜头式的跳跃,也使得阅读节奏更为快速。

当然,这是报导写作进阶班的手法,新手往往会因为缺乏清晰的叙述线,导致内容淩乱不堪。

报导写作中,新手常令自己陷于尴尬的处境──在破题时简略地描写了人物的外观,但与配置在旁的照片一对照,这些描写文字就立即显得多余而无力了。

报导写作对人物的描写,不能只是停留在人物外观表象的描述,而应该更多地刻画「照片画面外」的人物细节:性格、社会属性、情感与价值观。这方面尤其可以借助剧本写作的强项──人物是演出来的,而不是介绍出来的;也就是说,人物的质地是透过间接描述,而不是直接描述刻画出来的。

其实,这也是小说与剧本对人物刻画的差异之处──小说可以直接进行心理描述,剧本则无法进行心理描述(少数借用「独白」、「旁白」),而必须透过人物的言行「展示」出来。报导写作借用小说心理描述的手法,经常被视为一种逾越,而饱受争议。

悬念是一种因持续疑虑所引发急切期待的心理状态。悬念构成戏剧强度,让观读者欲罢不能;希区考克说:没有悬念就要製造悬念,有了悬念就要保持和放大悬念。

其实,悬念的布局也是报导写作尴尬的处境之一,因为「台式的标题风格」,往往早已将主情节洩漏殆尽──穷乡小孩终成亿万富豪;二代公子克服危机再造高峰⋯⋯。在这类标题下,记者在破题时刻意营造「后来怎幺了」的悬念,就显得笨拙了。

戏剧营造悬念的手法有两种:「为什幺?」与「怎幺办?」报导写作的悬念,应可安插在揭示人物行为动机(为什幺),以及行动过程(怎幺办)的次情节之中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