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导》耽美作家写肉文非法出版,中国判刑十年半

时间:2020-07-11       来源:

报导》耽美作家写肉文非法出版,中国判刑十年半

(取自pixabay)

11月16日,中国安徽省地方媒体「芜湖新闻网」一则〈这本从芜湖流出的"畅销书”竟然惊动了中央部门〉的新闻,旋风式引爆舆论譁然。该报导指出:中国耽美作家天一所着《攻占》一书,因涉及非法出版、贩卖淫秽内容,于去(2017)年11月遭到查办,今年10月31日经芜湖县人民法院判决,包含作者、印刷厂老闆、排版编辑等多名被告,分别被判处10年到10年6个月有期徒刑。




微博网友贴文(撷自原讨论串)

这件不甚起眼的地方新闻之所以成为全中国狂烧的话题,引爆的导火线并非出于作者名气或非法之故,而是11月17日凌晨一名网友在微博自揭遭遇时提及:「……(天一)製作、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。今年5月我自己在北京人行道上,被陌生人从背后扑倒,遭遇性侵并受伤。10月10日朝阳法院开庭审理,最后以强制猥亵罪,获刑,8个月。」

这条po文在短短不到两日内被疯传超过15万次,除了对性侵受害者的同情,也连带引发「家暴/性侵的轻判」与「非法出版(贩卖7000本BL小说)遭重判10年半」的落差对比。网友怒火攻心,纷纷砲轰挞伐:「猥亵幼童案才判3年、家暴打死人的渣男老公也才7年!可以先把拐卖妇女儿童、强姦猥亵、组织经营嫖娼、聚众淫乱等“传播淫秽色情”的都先判个5年以上吗?」

天一是中国网路盛行的耽美文学创作者,因为内容涉及情色(网路称「肉文」),在中共「扫黄打非」政策下,作品被判为淫秽出版物而遭罪。《攻占》为天一2005年撰写的网文,去年非法出版。内容简介是:「在外为人师表,在内却是学生的禁脔,韩远航不明白自己平凡的人生为什幺会变成这样?他明明想摆脱这不正常的关係,但在封旭尧逼迫下,身体脱离他的控制,淫蕩得像个『蕩妇』,乞求着侵犯……」,最后还下了警语:「此书H度高,请谨慎阅读。」

事实上,天一更为人知悉的作品是《干死老闆》,这次涉案的《攻占》相形下并非她个人最「暴黄」的作品,因此天一的刑责让粉圈大感意外。除了读者揣度这次雷厉风行的原因,耽美「兄弟连」的同人圈、同志圈也人人自危。有同人作者在事发后表示:「我要去把我文里的『肉』删掉了。如果筒子们(同志们)发现你们看的耽美没肉了不要怪作者。」

然而天一的案件并非首例。2015年6月,笔名「长着翅膀的大灰狼」的网路作者丁一,就因同样案由被判缓刑3年半;去年更为知名的深海先生也因抄袭者密告而遭判刑3年半。

若从「非法获利」来审视刑责,深海先生非法出版的金额超过28万元人民币,相较之下,《攻占》销售额15万元被重判10年半的确让人不解。有网友总结指出,天一触法的关键在于:YHSQ(「淫秽色情」的拼音字首缩写)、私自出版没有书号、偷税漏税、非法传播、卖给小学生被举报。

天一的密友指出,此案虽是家长举报,但对天一非常有「针对性」。在亲友试图关切此案的过程中,看守所即对天一的继父表示「领导很重视这个案子」,要他们别浪费钱请律师;又为了要「办成大案」,所以扩大规模将印刷厂老闆、编辑皆一併逮捕;且获利的数字也从警方5月公布的9万,突然变成媒体报导的15万。

此外,密友也透露,去年10月20日曾与天一联络:「我问她有没有事?她说没有,还说要从良了,以后披马甲(指网路匿名开小帐号)、写清水(指相对于色情「肉文」的纯洁之意),完全没料到22号她就被带走了。」显示天一其实失去人身自由已超过一年,若非官媒为了年终报政绩才发布新闻,并碰巧被微博转贴引爆话题,此事根本无人知晓。




被查封的《攻占》(取自芜湖新闻网)

网路有后势观察认为,此案二审一定会有回拨空间。一来是即使在既定的恶法之下,此案也判得令人匪夷所思;二来目前网路并未见到大规模屏蔽、删帖、封禁的迹象,所以极可能是当地县级单位的「积极作为」,并没有更高层的定向支持。更重要是,按芜湖新闻网「惊动中央」的措辞来看,这条案子的线索可能是国家扫黄打非办所提供,中国官僚体系急于献功献媚,法官才往重刑里判。

然而可怕的是,不只法院邀功,一个警力有限的县级公安局都能远赴四川、广东、江苏,从阿里巴巴、腾讯等公司调取大量数据,并跨县跑到江苏抓人,这才是更令人恐惧的。

此外,即便大多数中国网民都觉得天一一案罪不至此,网路上仍有人频带风向,批判她犯的罪「其实比性侵者还来得严重」。百度的反同恋贴吧也出现如何举报这类出版的教战守则。但也有网友吐槽:「家长只会举报作者,少有教育子女的。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想看。」

经过大灰狼、深海先生到天一的连串事故,许多人担忧中国耽美创作圈的未来。去年深海先生事件发生时,中国社会学者李银河即在微博发声评论,表示「耽美作品有其市场,是市场经济那只看不见的手在决定的,所以无论怎幺打压查禁,只要有人想看,就会有人写。」

李银河早在2012年就听说有耽美网站作家被抓,她认为这完全违宪,中国早该废除老旧、不合时宜的《淫秽品法》,她说:「在西方,这条法是远在一百多年前的事儿了。」

中国的写作者则感慨:「X国有《着作权法》但作者的合法权利得不到保护,盗版者腰缠万贯、抄袭者扬名立万;X国没有《出版法》但对出版有种种无形限制,作者要被关进监狱;X国没有分级制度,打着保护未成年的旗号消灭YHSQ,未成年被性侵虐待家暴却当没事。X国的分级是不可能的,因为分级后你就光明正大写了,所以我偏要弄一个暧昧不明条例,(什幺是淫秽低俗)解释权在我手,就可以合理合法消灭你──你也配跟我谈平等?」

也有翻墙的中国网友在噗浪上留言表示:「作为大陆人我想说,连小学生的历史书里都明明白白写的国民具有出版权,到头来现实中还是掌握在国家手里。现在讽刺政治漫画都少了很多,到处都是『健康向上』的横幅,恕我直言,这样更让人害怕。这几年流浪汉居然都不见了,我在大街上会突然被人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哪些,到底发生了什幺事……」




(取自pixabay)

在网路的大量讨论中显示,究其原因,中国当局想遏止的恐怕不是淫乱色情。一名自称在媒体出版界混过的人说:「重点根本不在『小皇叔』(小黄书),而是出版自由。」因为绕过申请书号,等于绕过内容思想的审查,「未经审查的思想若传播大了,这可是会『动根基』的事情。」

而台湾网友对此案也有所省思:「正当台湾在讨论同性婚姻平权的公投,中国传来写BL文被判10年的消息,然而继续温水煮青蛙,我们就不只是隔岸观火,而是会跟着被业火焚烧了。」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