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导》林宝凤带领爷爷奶奶,一起说故事

时间:2020-07-11       来源:

报导》林宝凤带领爷爷奶奶,一起说故事 深情的说故事人林宝凤,已经为大大小小的读者们说了大半辈子的故事。除了自己上场讲故事,多年来她也筹画各种绘本成长课程。2015年起,她开始在新庄文化艺术中心招募乐龄故事志工,带领爷爷奶奶们走进绘本的世界,一起用说故事,开启全新的感动旅程。




林宝凤以说故事为志业。(林宝凤提供)

林宝凤投入说故事志工的时间,已经21年了。

这个岁月的长度,足以陪伴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,一路走到大学毕业的漫漫时光。留着长直髮,说话时眼里总闪耀着坚定光芒的林宝凤,自1996年创办新庄琼林小大读书会以来,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,翻开一本又一本心爱的绘本,对着眼前的听众说故事。这样的坚持,绝非常人能做到。我想,支撑她一路向前的与其说是对绘本的爱,或许,对人的爱才是这个志业中更为关键的因素吧?

林宝凤微微一笑,说:「是的,我一直很在意人的温度。」

孩子们口中的「宝凤妈咪」,说故事的对象从自己与好姊妹的孩子、学校的孩子,一路延伸到走进图书馆为社区的孩子服务。21年前,刚生下第二个宝宝的林宝凤,在一场亲子共读讲座上,深为林真美老师说故事所感动,随后组成琼林小大读书会,开始加入推广绘本阅读的活动。后来,更连年扩大服务範围,筹办各种故事志工与绘本爱好者的成长课程,为新北市立图书馆连续策画协办春秋两季的绘本课程。




听故事的大人小孩都神情专注。(林宝凤提供)

从亲子共读到三代共读

2015年起,林宝凤着手为新北市新庄文化艺术中心招募乐龄志工,邀请爷爷奶奶们加入为0-3岁幼儿说故事的行列。这个带领爷爷奶奶一起服务小小孩的举动,更凸显了这位深情的说故事人,对生命流转的体会。

动念号召爷爷奶奶担任故事志工,是缘于看到自己的父母逐渐年迈。眼见老人家的体能状况日渐衰退,林宝凤想到,要是能藉由说故事,让他们飞越岁月的摧折,开创不同的人生,该有多好。她认为:老年人由于社会角色的转变,无可避免地沦为人口结构中的弱势成员。然而,老人家其实拥有相对丰厚的人生阅历与经验,如果能激发他们的热情,他们就能在生命里创造另一片宜人的风景。

新庄文艺中心原本就有一群年长的志工,分别协助支援中心所需的不同工作内容,例如节目组、文宣组等。招募乐龄故事志工的简章发布后,很快就吸引了21名爷爷奶奶前来报名。接下来是一段滋味丰富的培训过程:林宝凤帮这群志工们密集上了半年的课,亲自示範说故事的方法与各种技巧,同时也邀请其他讲师到场分享说故事经验,训练这群爷爷奶奶们学习如何在人前说故事。




乐龄志工学习如何说故事。(林宝凤提供)

阿公阿嬷上台说故事

街谈巷议或公园树下聊天是轻鬆的事,但要正经对着人群说话就不简单了。而不仅要对一群人说话,还要说好听的故事,就更不容易了。对鲜少在大众面前开口说故事的人来说,光要站在台前,就需要诸多练习与心理準备,对这群爷爷奶奶志工来说也是如此。

如何克服心理障碍,站在一群动个不停的小小孩前面开口说故事呢?首先,面临的是选材问题。林宝凤在选择故事时,以翻译类的绘本经典作品为主,因为经典历久弥新,能让不同读者从中读出不同的意味。




爷爷奶奶说故事,绘本的字要够大。(林宝凤提供)

当培训对象从年轻爸妈「晋升」为爷爷奶奶志工时,选材上有没有需要特别留意的地方?林宝凤笑说:「有,字体要大!」这个答案有点出乎意料,但又十分真切。某些读者可能在意版面的文图配置、美感表现等因素,然而对老人家而言,看得清楚舒服,能好好讲故事,才是一切的根本。

什幺样的故事最受爷爷奶奶志工们的喜爱?答案是:字很少的绘本。譬如杰兹.阿波罗(Jez Alborough)的经典作品《抱抱!》(上谊),就赢得许多乐龄志工的青睐。这个温暖的故事,描绘小猩猩走遍森林寻找妈妈的过程,每遇见一对动物母子,小猩猩就一直对牠们说「抱抱!」因为全书重複「抱抱」这个词,没有其他文字,完全不用背诵,所以故事爷爷奶奶们非常喜欢。然而,如果字少到变成只有画面没有文字的无字书,对于年长的志工们来说,难度就稍微高了些。毕竟没有文字叙述,说故事的人就得完全靠自己诠释作品了。




(林宝凤提供)

有状况,就有解决的办法

林宝凤培训的21位乐龄故事志工,有些人因为身体状况或个性因素而停止参与,最后真正投入说故事工作的有12位。他们先是说故事给彼此听,接着分别亲自上场实习,有的已经成为固定帮文艺中心的孩子说故事的故事爷爷奶奶。刚开始上台,志工们总是担心自己故事说得不够顺畅,这时,林宝凤会尽量用轻鬆的神色鼓励他们:「别忘了,你们才第一次说这个故事。同一个故事,我可不晓得讲了几千几百次了呢!」

对爷爷奶奶们来说,上台说故事最困难的障碍之一,莫过于场控能力。想像一下,週三下午,小小孩们有的刚从午觉中迷迷糊糊醒来,有的累得想睡觉正在闹小脾气,还有的满场跑来跑去,咿咿哇哇。面对这种混乱的场面,要如何镇定地站在台前讲故事呢?还好,爷爷奶奶们总是相互支援,帮助彼此成为愈来愈称职的故事志工。这群可爱的乐龄故事志工,已形成很好的互助团队:一位「同学」在前台说故事时,其他同学可能在场边观摩协助,有些同学则在台下帮忙管理小小朋友们的秩序。

除了孩子们製造的混乱,来自自身的压力,偶尔也会造成状况。譬如有时故事讲到一半,因为太过紧张,很难顺利翻页,眼见台下一群小朋友瞪着大眼睛等待,越紧张就越手忙脚乱。面对各种上场说故事时遭遇的困境,乐龄志工们自行研发出各式各样的小撇步:比如事先将书页偷偷摺一角,比如口耳相传「告诉你喔,有一种指套很好用耶……」,甚至连银行数钞票用的蜡都派上用场:只要上台前,先在指头上抹一点数钞用的蜡,就能使翻书的动作特别流畅。听林宝凤描述乐龄志工们因应困境而研拟出的各种解决办法,总让人百感交集又感动莫名。




(林宝凤提供)

说故事,是一辈子的事

这群爷爷奶奶其实退休前都各有不同专业,有的是老师,有的是公司老闆……。退休前,他们都曾陆续参与志工工作,退休之后,他们更全心投入,并且在说故事的讲台上,重新发现自己的价值。将近两年的时间里,林宝凤配合他们的性格,调整与他们互动的方式,以及沟通的节奏。除了一起为幼儿说故事,也会带他们外出聚餐,甚至到佛教讲堂,为更年长的老人家服务。除了教学互动,更培养出类似亲人的情感。

林宝凤说,过去常有听故事的孩子们到家里来为她庆生,现在她则俨然多了许多爸爸妈妈,和情感融洽的家人。偶尔,她甚至会充当起故事志工们与家人间的润滑剂,为他们调解互动时遭遇的疑难杂症。

21年来持续不断为推广阅读奉献诸多心力,林宝凤表示,是家人的爱,给了她源源不绝的力量。当年听着妈妈说故事的女儿,如今也加入了童书行列,进入出版社成为童书编辑。而林宝凤则依旧每天继续骑着摩托车,穿梭在两座不同的图书馆间,为幼儿讲故事。每天出门时,总要想想:今天是要去哪间图书馆讲故事?摩托车该向左骑,还是向右骑?

林宝凤坚定地说:她要一直当个说故事的人。从故事姊姊、故事妈妈,一直讲到自己变成佝偻白髮的故事奶奶。她祈愿自己成为故事的活水,日夜不息地用真情,传递故事的声音。




(林宝凤提供)

 

林宝凤最爱说的绘本故事
 
《小象的雨中散步》
   文、图:中野弘隆,林真美译
 
《鲁拉鲁先生的脚踏车》
   文、图伊东宽,周佩颖译,
 
《小蓝和小黄》
   文、图:李欧李奥尼,杨玲玲、彭懿译,
 
《不见了不见了》
   文:松谷美代子,图:濑川康男,康冬谊译,
 
《这是谁的脚踏车?》
   文、图:高畠纯,米雅译
 
《小桃子贴贴脸》、《小桃子躲猫猫》
   文、图:丰田一彦,张文玉译,小天下出版
 
《11只猫和猪先生》
   文、图:马场登,米雅译
 
《看,脱光光》
   文、图:五味太郎,郑明进译
 
《小猫头鹰》
   文:马丁•韦德尔,图:派克•宾森,林良译

 

相关推荐